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贵妇外表清高实则浪荡

贵妇外表清高实则浪荡

添加:2017-07-13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初秋的夜晚,还是有些凉意。一辆豪车,开向郊外的湿地公园。这里是最近季若曦深夜暴露的地方。

  最近几天,贵妇人的胆子越来越大,已经开始在野外裸露着身体,而通过图片,实时传导到网络的另一端。而贵妇人,则一边进行着淫贱的野外露出,一般将裸露的肉体拍摄,发给毛贵。

  而湿地公园,是贵妇人最经常暴露的地方。湿地公园占地面积宽广,而且花丛茂盛。山亭水榭,环境优雅。最重要的是,这里地处郊外,平常傍晚,周末,市区里的白领们都爱来这里陶冶情操,但是深更半夜,湿地公园却一片寂静。

  季若曦到达了湿地公园,便准备进行新一次的暴露演出,贵妇人完全没有想到,在公园内,那个猥琐的老农民,已经在等待着自己。

  最近,在毛贵有意识的怂恿下,贵妇人变得越来越淫荡,而毛贵,也越来越急迫需要得到贵妇人,不仅是肉体,还有金钱。而自从贵妇人走入自己的圈套以来,毛贵便开始准备动手。湿地公园,这是毛贵的最新发现。虽然贵妇人很小心,每次野外露出,传给自己的图片都很小心。但是,贵妇人万万没想到,自己那些未发送的照片,通过手机、电脑都已经暴露在了土农民的视线中,而一张大网,已经拉开!

  贵妇人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连衣裙,配上黑色的高跟鞋、刺绣上花纹的吊带袜,红唇、波浪秀发,整个人显得格外妩媚。而颈间,只有一条配饰项链,装饰大于价值。耳朵上、手上的镶钻耳环、戒指,却显出这个贵妇人的身份来。

  车灯缓缓关闭,整个湿地公园只剩下路灯在照明。而一眼望去,湿地公园空空旷旷,已经没有游人了。最早的时候,若曦一个人来到湿地公园,还会觉得害怕,毕竟一个人在大半夜,在这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。但是,渐渐的,有了第一次的尝试,已经沉沦在性欲中的贵妇人,便将这份恐惧带入自己的性幻想中,如果自己在湿地公园,暴露着身体,被流浪汉奸杀,自己第二天赤裸着身体,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,那种刺激的感觉,让贵妇人欲罢不能。

  每当要开始的时候,才是最让贵妇人犹豫的时候。

  贵妇人先是从车中拿出防狼电棍跟手电,然后锁上车门,向着远端走去。湿地公园占地面积很大,是环绕着一个湖建成的,季若曦平时都是在东区进行暴露,东区比较偏僻,就算是流浪汉,一般也是在西区靠近公园正门入口的地方,而东区,基本是不会有人来的。

  贵妇人绕着东区略微走了半圈,经过几次的暴露,贵妇人的警惕性明显放低了很多,而且因为穿着高跟鞋,在泥土路上行走,确实不太容易,一不小心,就容易崴了脚。略微逛了半圈,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,贵妇人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开始稍微有点儿冒汗,一下子,别怕怯意驱散了。

  贵妇人先是将手电关闭,因为东区比较偏僻的原因,东区的路灯便比较少,手电一光,整个环境便变得昏暗起来。贵妇人将车钥匙丢进了边上的一个垃圾箱中,随后便往车子走回去。

  走回车旁,贵妇人整个人已经开始变得兴奋起来。平时,从报导中,会看到拾荒者的身影,这群人在社会的最底层,通过捡垃圾为生。如果自己从事的是这么低贱的一个职业,而让自己周围的人知道,那是多么屈辱又多么让人兴奋的一件事?以前被自己瞧不起的那些同学们,知道自己这么个贵妇人,居然还在捡垃圾,自己将会受到怎么样的择辱?想到这些,季若曦就感到下身发烫。

  此时,已经开始进入性幻想的贵妇人,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开始今晚的刺激之旅了!

  贵妇人先是回到车旁,将自己的连衣裙脱下。虽然不是第一次在野外脱衣了,但是每当自己在车外脱下衣裙,若曦都会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,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。

  贵妇人麻利的将连衣裙、乳罩跟内裤脱下,褪下的衣物裹着手电筒跟防狼器,直接丢到了湖水中。这一次,贵妇人将来一个最刺激的冒险,如果没有找到车钥匙,自己将没有办法回到车中,穿上备用的衣裙,而只能裸露着身体,等着被人发现!

  准备好一切,贵妇人便开始向东区最里面的垃圾桶前进。

  此时,贵妇人全身上下,除了饰品,只剩下吊带袜跟黑色高跟鞋。高跟鞋是前几次裸奔时,土农民特地要求的。若曦自己也知道,自己穿上高跟鞋后,挺胸提臀的模样有多么诱人,而一旦自己的照片将自己裸露着下身,只穿着丝袜跟高跟鞋的图片发给土农民后,对方便会立刻开始手淫起来,这样的成就感让季若曦每次暴露时,都会穿上高跟鞋。

  泥土路上,此时已经有了湿意。贵妇人刚伏在地上,黑色的丝袜、鞋尖变染上了黄土。而自己的手臂,跟黏糊糊的泥土接触,瞬间变得黄浊起来。贵妇人不由自主的低下了身子,波浪卷的秀发都垂到了地上,而白皙肥美的臀部则高耸着朝着天。贵妇人知道自己此时的身形有多么的诱人,季若曦微微摇晃了下肥臀,若是土农民在这里,看到自己这幅模样,想必会跪下来舔自己的脚趾吧!

  想到这,贵妇人觉得一股热流已经要从胯间流出。真是的,最近自己怎么越来越容易情动了。贵妇人当时便想将手指伸入胯下。但是,时间可不是很充裕,这么一段路,如果要爬行,一来一回可是要一个多小时,自己还是找点找到钥匙,回到车里,再玩吧!想到这里,贵妇人便像只母狗似的,弯下腰,左右摇摆着肥臀,向前爬去。

  虽然是初秋的深夜,但是贵妇人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寒冷。一个人在林间小道中赤裸着爬行,那份紧张跟刺激使得贵妇人整个人心神紧绷,短短一段路,就让贵妇人出了汗,连妆容都要弄花了。夜间,蚊虫都出来活动了,蚊子们发现了美味,一窝蜂的往贵妇人裸露在外的肉体上刺去。而贵妇人则一门心思向着丛林最深处的垃圾桶爬去,只能依靠肉体摇晃的程度,想赶走蚊虫。而此时,若有人站在贵妇人的身后看去,将会发现贵妇人那白皙的肥臀,左右大幅度的摇摆着,那诱人的姿态,会让每个男人都按捺不住的!

  「呼!」看到不远处的垃圾桶,贵妇人整个人都要瘫软下来。真没想到,自己刚才只需要走15分钟路程的一段路,爬起来却好似永远都到不了尽头。幸好这段是柔软的泥土路,并没有石子,要不然自己娇嫩的肌肤,早已经千疮百孔了吧!贵妇人强撑着身体,继续向前爬去。

  终于到达了垃圾桶的边上,贵妇人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。在高度紧张之下,所耗费的体力可比平时多了多。此时贵妇人的小腿、膝盖、手臂满是泥土,而且因为刚才不小心的瘫倒,原本精致的脸庞,也沾上了黄土,加上有些花了的妆容,此时换个人,已经认不出这个裸体的变态,是那个高贵冷艳的美女总裁季若曦了吧!

  休息了一会儿,季若曦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,并没有什么动静。美女总裁忙跪直起身子来,将手伸到垃圾桶中。刚才自己只是轻轻将车钥匙丢进垃圾桶中,钥匙应该是在最顶上。

  但是,让季若曦感到惊恐的一幕发生了,美女总裁的手,伸到垃圾桶中,垃圾的最上面,并没有自己的车钥匙!

  天哪,不会车钥匙掉到最底下去了吧!垃圾桶的口并不大,而平时,垃圾桶都是要打开最下端的门,用钩子将垃圾勾出来清理。此时,美女总裁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,忙打开垃圾门,将玉手伸进了垃圾堆中。

  累积了一天的垃圾桶,里面什么垃圾都有。黏糊糊的果皮、瓜子壳、饮料瓶、烟头、纸巾。贵妇人不得不皱着眉头,憋着气,用手将一件一件垃圾掏出。很快,垃圾便堆满了一地,而贵妇人的玉手,也变得肮脏发臭。天哪,车钥匙呢!此时季若曦都快要急哭了。贵妇人此时那还顾得那么多,忙跪伏着身体,将手伸入垃圾桶的深处。而肥美的屁股,则自然而然的高高翘起。

  就在美女总裁聚精会神的寻找钥匙的时候,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已经走到了贵妇人的身后。

  只见那人掏出绳子,一屁股坐在了贵妇人那柔软的腰肢上,紧接着,用绳子将贵妇人的双脚紧紧捆住。

  天哪!是谁!贵妇人慌忙要抽出手,回头看去,那人已经一用力,将贵妇人压到地上,绳子紧接着将贵妇人的双臂捆紧。

  「呸,你个骚货!」一口浓痰,直接吐在了贵妇人的俏脸上。完了。此时贵妇人已经跌坐在地上,心神遭到严重冲击的若曦,根本没有将身前这个男人的声音认出。紧接着,毛贵已经将贵妇人翻了个身,桃心般的美臀,高高翘起,显得格外诱人。而毛贵,早已按捺不住,一把褪下自己的裤子,高高挺起的阳具狠狠的插向美妇人的蜜穴。

  「啊!」自己终于被人奸淫了!这到底是自己的性幻想,还是现实?季若曦整个人被摆成了母狗式,双眼无神的翻着白眼,整个脑子一片混沌。这不正是自己一直幻想中的情形吗?淫贱的自己,裸露着身体,光着屁股在公园被人强奸了!

  天哪,这阳具好粗。不!快出去,我的阴道都要被撑裂了!??自己究竟在想着什么?现在是发情的时候吗?天哪,我居然被绑住了,这人要做什么?会放开我吗?

  天哪,报道中这些路边的流浪汉个个都是粗鲁野蛮的,自己等下会被杀死吗?

  还是说,自己将会被这些流浪汉抓住,带到地穴里沦为性奴,或是被卖到深山野林里,成为一个农妇?想到这里,季若曦不禁整个人发起抖来。天哪,自己只是想尝试下暴露所带来的快感。可是自己却不想脱离现在这个养尊处优,人人羡慕的现实生活。「不,不要,救命啊!」美女总裁也顾不得自己全身裸露,将会被其他路人所发现,大声呼救起来。

  「臭婊子,给我闭嘴!」

  「土农民?」清醒下来的若曦,一下子认出了这个男人的声音,不就是一直跟自己网络调情的土农民吗?感觉到危机已过,精神极度紧绷的贵妇人一下子瘫软了下来。

  呸!土农民?听到贵妇人不小心吐出的称呼,毛贵一下子便火头上来了。这骚货居然瞧不起自己?毛贵退出了身子,粗大的阳具渐渐抽离出那温暖的美穴中,腹下的异动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美妇人的注意力。

  美妇人只感觉到一根火热的肉棒在自己拿浅窄的阴道中抽离,美妇人不由微微长大了小嘴。但是,紧接着,毛贵却狠狠的向前冲击,粗大的肉棒迅猛的直直插入贵妇人的花心深处。

  「啊!」贵妇人不由发出一声惨叫。美妇人的小穴天上浅窄,虽然跟丈夫已经结婚两年,但是二人的性生活并不是特别频繁,而且丈夫每次对自己也是小心翼翼、温柔呵护,贵妇人何曾有受过如此粗大的肉棒的奸淫。毛贵的肉棒本身变比常人粗了不少,如此不怜惜的抽插,让贵妇人的下身一阵火热。「不,不要!」感到自己的下身传来一阵撕裂感,贵妇人不由疼出眼泪来。

  「哼!现在还装什么?操死你这骚货。」但是毛贵此时哪还会怜惜那娇弱的贵妇人。粗大的阳具狠狠的在浅窄的美穴中进出,好像弹簧一般,每当阳具快抽出阴道口时,毛贵便会狠狠的再次插入花心深处,贵妇人只感到自己的下身被来回的抽动,渐渐的,自己的下身一阵酥麻,很快便没有了知觉,随着毛贵最后的一阵剧烈抖动,贵妇人已经敞开了最私密的美穴,阴精伴随着尿液一起迸出。

  「爽!真紧,这婊子真是生了个美穴。」刚刚在贵妇人子宫中打了一炮的毛贵,不由抽出了阳具,从未在如此美人、如此美穴中达到高潮的土农民,此时觉得格外的爽气。而贵妇人此时的下身则狼狈不堪。原本修剪有致的阴毛东倒西歪,娇嫩的花瓣则随着阳具的抽出,大咧咧的翻开,露出那细嫩的粉肉。而在花瓣跟阴毛中间,夹杂着精液、淫水、尿液、血丝。原本那美艳动人的美穴,此刻变得凄惨无比,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,这个高贵美艳的贵妇人,刚刚受到一场多么猛烈的奸淫。

  而看到这个双眼翻白,气若悬丝的美妇人,如此凄美的模样,毛贵却并未放手。呸,想起刚才贵妇人对自己拿鄙夷的蔑称,毛贵就气不打一处来。毛贵手扶着自己的大屌,一股热气腾腾的尿液,居然从天而降,直挺挺的激射到美妇人的脸上、秀发上、小嘴上。

  「唔、唔!」感到一阵骚热的尿液浇到自己的头上,贵妇人才缓过神来,但是手脚被绑住的贵妇人,此时根本没有办法逃脱尿液的冲击。马上,贵妇人的整张俏脸,便被尿液冲洗一遍,原本那个香艳的贵妇人,则变成了一个「尿骚妇」!

  「臭婊子,还躺着呢?爬起来!」毛贵突然一声厉呵,吓得贵妇人一个哆嗦。

  「怎么?还在回味呢?要不要老子多叫几个人,让你再爽一遍!」此时的土农民彻底变了气质。脸依旧是那张猥琐丑陋的脸。但是因为毛贵那奸狠的表情,季若曦不由打了个寒颤。这土农民会对自己做些什么?贵妇人完全没有了思考的逻辑。

  若曦只能哆哆嗦嗦的爬起身来,跟着毛贵的步伐,向前爬去。而股间流落下来的尿液,则流入到泥土之中。

  而回去的这段路,贵妇人再也没有刚开始那紧张刺激性欲的感觉了。今天晚上的事,让贵妇人整个脑子的迟钝了。突如其来的打击,让贵妇人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。虽然今晚发生的一切,自己平时有性幻想到,但是当这一切真正发生,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妇人,还是表现出女性柔弱的一面。身份高贵,端庄美艳的美女总裁,在被一个猥琐土农民奸淫之后,美女总裁没有了一丝丝的主动权,生死大权全由土农民掌握。而这种性格卑劣,举止粗鲁的土农民会对自己做些什么,贵妇人一点儿逻辑都搞不清楚,回去的这一段路,贵妇人心情极其的忐忑,甚至都忽略了自己仍是裸体,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现状。

  而毛贵,此时也是思想一片混沌。土农民没有意识到,这个美艳的贵妇人,此时就如同砧板上的鱼,随自己宰割。若是此时,自己能再凶狠一点,这个贵妇人就将成为自己脚下的性奴。而毛贵,只想着回到车里,拿走贵妇人的钱。而自己对待贵妇人的举止,只是单纯的性欲望,以及报复。

  回到车旁,毛贵一把拿出贵妇人的钱包,随后,居然骑着那辆破旧的助力车,一溜烟的离开了。土农民此时也是极其的紧张。虽然自己本来就是想调教这个美艳的贵妇人,但是双方巨大的身份落差,让毛贵在实际碰面下,还是相形见拙。

  而金钱,对于毛贵来说,远远比美色来的重要。

  毕竟是在野外,毛贵也怕是否有路人出现,哪怕有一个路人远远路过,那自己会不会被人抓住,这算什么?抢劫?强奸?

  毛贵直到回到家中,冷静下来,才回想到。天哪!刚才那贱妇如此丑态,她应该比自己更害怕见到他人!自己应该把她再凌辱一遍,狠狠的操她,让她再多吐出点钱来,这种骚货就应该被所有男人操一遍。

  对!所有男人!这些贱货,平时一副端庄高贵,高人一等的模样,瞧不起自己这些外地来的乡下人,其实骨子里比妓女还贱!应该操死她!毛贵幡然醒悟,忙骑车赶回湿地公园,而此时,湿地公园又哪还有贵妇人的身影。

  【完】